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阴阳走镖人

正文   第5章 七煞阵

书名:阴阳走镖人   作者:仲夏  本章字数:2661  更新时间:2018年03月15日 12:55

我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扯开了刘先生的领子,他的心口,云雾茶花的绿色印记赫然在目。

刘先生倒下去的那一刻,惊住了刘婶。

即使刘先生之前做过什么罪恶滔天的事情,但是他仍然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是刘婶的天。

天塌了,整个家才是真的散了。

刘婶短暂的惊愕之后,猛扑上来,趴在刘先生的身上嚎啕大哭,声嘶力竭的,引来了外面不少村民。

而这个时候,李神仙跑了进来,拉着我就往外走,当时我整个人都是懵的,腿有些软,使不上力气,只能任由他带我走。

虽然进屋之前我有预感,但是当真的看到刘先生心口的印记的时候,我的脑子里面瞬间炸开了,一个声音陡然在我的心里面冒出来——诅咒真的来了。

一直等回到了石头屋,李神仙给我端来了热茶,看着那透明的茶水,我猛然惊醒,像是躲瘟疫一般,将茶杯扔了出去。

茶水洒了一地,茶杯在地上咕噜噜的转了几圈,停了下来。

李神仙捡起茶杯,放在桌子上,叹了一口气。

“是云雾茶,刘先生不是那么不懂得分寸之人,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肯定是我堂嫂的云雾茶有问题,村长估计也是喝了我堂嫂的茶才变成那样的。”我嘀嘀咕咕的说道。

李神仙皱着眉头问我,什么云雾茶?

我将之前在堂嫂家的所见所闻说给李神仙听,他听完之后,爆了一句粗口:“张国富那个老混蛋,早知道如此,我就不该救他!”

“师父,村长应该是受害者,你怎么反而骂他?我堂嫂神神叨叨的,说不定真是堂哥的鬼魂回来了。”

堂嫂说那云雾茶是堂哥半夜回来给她带的,那这事情的头应该是从我堂哥那里牵起来的。

虽然我的理智告诉我,堂哥已经死了,谁也没见过什么鬼魂,不该这么迷信,可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不得不让我怀疑。

李神仙嘴唇蠕动了几下,欲言又止,最后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跟我交代:“小沧,这个村子不能待了,趁着还来得及,你现在就走,走的越远越好,这辈子都别回来了。”

“去哪?师父,你不是会抓鬼吗?我们现在就去我堂哥坟上看看,你把他超度了,还村子安宁。”现在,李神仙在我眼里,俨然是酆前村唯一的救世主。

李神仙摇头:“这些事情我自会来做,你不用管,小沧,出去之后记得隐姓埋名,低调做人,最关键的一点,不要谈恋爱,听懂了吗?”

我直摇头:“我不懂,为什么要我走,到底怎么了?”

李神仙不再说话,只是收拾了一个背包,让我背上,然后想了想,回卧室,将之前我看到的那个黑坛用衣服包起来,也揣进了背包里。

我问这黑坛里面是什么,他不说,只说很重要,以后我无论走到哪,都要将这个黑坛带在身边。

李神仙推着我往村东头走,天已经大亮了,因为刘先生的事情,好多村民都聚集在他家。

经过堂哥家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忽然想起了回来的那天早晨,堂哥电话里跟我说的话,算算日子,今天就是爷爷的三周年纪念日。

“师父,我听你话离开村子,但是今天是我爷爷祭日,我想拜祭了他再走。”

“你先走,你爷爷那我帮你去打点,别担心。”李神仙毫不通融。

我将背包卸下来往地上一扔:“我是爷爷养大的,这辈子都不能回来了,临走了做个告别也不行吗?”

李神仙看我那样子,焦急的朝着村口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太阳,村口空荡荡的,阳光炽烈,他最终答应了,只说快去快回。

我立刻去准备了香烛纸钱之类的,跟李神仙一起去后山爷爷的坟地。

爷爷的坟和堂哥的不在一起,堂哥的坟风水是李神仙看的,就在我们村的坟岗子上,而爷爷的坟地,是自己选的,紧靠着后山山脚下,孤零零的一座。

可是,等我到了爷爷坟前的时候,却看到坟前有一堆纸钱灰烬,坟头上插着三根檀香,才烧了一半。

很明显,刚才有人来祭拜过爷爷。

可是村里面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据说已经有人给镇上公安局报了警,大家都忙着刘先生家的事情,谁会有这个心思在这个时间点来给爷爷上坟?

我忽然想起来,刚才去堂嫂家的时候,家里没人,难不成是堂嫂来祭拜爷爷的?

想到这里,我的心才放了下来。

我跪下来,一边给爷爷烧纸钱,嘴里面一边祷告着,让爷爷保佑我们村子平安,在底下跟我堂哥说说,有什么冤屈托梦跟我说,别吓唬村里人。

我祭拜的时候,李神仙一直在周边转,等我烧完了纸钱,正要磕头的时候,李神仙忽然喊道:“不对劲!”

他的话音刚落,咔擦一声,我抬头一看,惊得合不拢嘴,而下一刻,我已经被李神仙拽起来,拖远了一米多。

爷爷的坟,无缘无故裂出了一个大口子,里面黑洞洞的。

“这坟怎么裂了?”我哆嗦着嘴唇叫道。

李神仙拉着我往坟周围一米以内的范围看,除了坟顶上的那三根檀香,周围竟然还有六处像这样的檀香,不知道是谁插在那里的,有的隐没在草丛中,不注意根本看不到。

“这是七煞阵,有人知道我们要来,提前布下的,刚才要不是坟自己裂开了,我也没察觉出来。”李神仙解释道。

七煞阵?

那是什么?

我刚想问,李神仙却阻止了我,叫我什么都别管,快点离开。

我不肯,将那天早上死去的堂哥给我打电话帮爷爷迁坟的事情跟李神仙说了,现在坟裂了,说不定是爷爷提醒我迁坟的事情。

“迁个屁,这坟一动,整个村子风水就变了,小凶变成了大煞,到时候这个村子真的就变成了‘坟前村’了。”李神仙骂骂咧咧的拽着我往前走。

爷爷临死前,坚持要将坟葬在这山脚下,坟的右边大概五十米处,便是山涧的出口,而坟头,正对着一座黑乎乎的拱门。

这拱门,是两座连绵的大山交接口,中间相距大概三米宽的缝隙,从拱门往里看,一片白雾缭绕。

据说拱门之后,是一大片密林,山里人穷怕了,曾有人进去打猎,无一例外,全都一去不回,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了禁区。

远远看去,那坟包,就像是一个看门的老头,窝在山脚下,抽着大烟袋,守护着大门。

不让外面的人进去,也不让里面的东西出来!

“为什么不能迁坟?坟都裂了,这不是说明风水坏透了?”我被李神仙拖着几乎是小跑,提高了嗓门问道。

李神仙摇头:“你爷爷的这个坟,是整个村子的风水眼,只有命格相当硬的人才能镇得住这个风水眼,没有你爷爷镇住,这个村子早在三年前就要倒大霉了,这也是为什么三年前我非要你给我做徒弟的原因。”

“三年前好像没发生什么大事吧?”我一边跑一边回想。

三年前我刚刚高中毕业,镇上的教学条件那么差,英语卷子完全是蒙的,大学是一点不指望。

不对,三年前的确发生了一件大事,堂哥娶了堂嫂,在我爷爷去世后三个月。

爷爷在世的时候是不看好我堂哥这门亲事的,他说我堂嫂颧骨有点高,克夫。

但是堂哥死活就只要堂嫂,我们这边有个风俗,就是家里老人去世,有喜事必须百日之内办掉,否则就得等到三年后。

所以当时堂哥的婚事便那么定下来了。

而爷爷去世的时候,我并不在身边,那时候我刚在外面找到了工作,突然听到这个噩耗,马不停蹄的赶回来,爷爷早已经断气了。

现在细细回想起来,爷爷当时身体并没有那么差,怎么说走就走了?

跟我堂哥一样,都很突然。

难道,我爷爷的死,有什么隐情不成?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