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阴阳走镖人

正文   第4章 青铜牌

书名:阴阳走镖人   作者:仲夏  本章字数:2638  更新时间:2018年03月15日 12:55

我用力将村长的手掰开,看着手上的血滋滋的冒着泡,鲜红的血液里面,夹杂着绿色的不明物体,心里有些害怕。

“陈沧,现在就拜师。”李神仙到这个时候还不松口。

我有些错愕,不明白这家伙怎么就盯上了我,但是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我已经明白,我能依靠的,除了李神仙,没有别人。

可是,心里面终究是不愿意的,我才21岁,步入社会三年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虽然我混的不怎么样,但是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总比一辈子困在这穷山村里面做个看风水的强。

看我犹豫,李神仙开了口:“陈沧,做我们这一行的,讲求个因果,有些事情,钱财便能了结因果,有些事情,关乎性命,我救张国富,因果结在我与他之间,但是我不愿意担这个风险,而如果是你,我愿意。”

我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李神仙的话,村长这情况,很显然不是普通的病症,有不干净的东西缠着他,而且很厉害,李神仙要救他,势必会惹上那东西,那是个大麻烦,他不愿意去惹。

但是我拜他为师,我要帮的人,便是他要帮的,因果结在我们师徒与村长之间,这又另当别论。

“我还是不明白,村子里几百口人,你为什么就偏偏选择了我?”

李神仙伸手探向我的脖子,我立刻去挡,但是他的手很灵活,接触到一起的时候,似乎还带着些许掌风,下一刻,我挂在脖子上的东西便被他握在了手里。

那是一块长方体的青铜牌,正面雕着一个张牙舞爪的龙头,而背面,有一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只是那字,我不认识,青铜牌的四周,描着鬼画符似的纹路,说不上来美丑,却有一种厚重感。

这块青铜牌,从小便挂在我的脖子上,爷爷说这是我的保命符,一辈子都不准摘下来,也不能轻易给别人看到。

可是,此刻这青铜牌却被李神仙握在手里面,他指着青铜牌跟我说:“因为这个,小沧,你要相信我,你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无论你怎样挣扎,老天爷终究会将你送入你该在的轨道里面的。”

就在这个时候,床上的村长忽然又咳嗽了起来,他心口的绿色印记,短短时间内,延伸出无数的触角,沿着他的血脉,蔓延至全身,像是一条条蚯蚓,暴起老高,甚至还在蠕动着。

“那是什么?”我惊恐的问道,看向自己的手指,血液已经开始凝固,刚才看到的那些绿色不明物体,已经不见了。

看着村长的样子,我浑身都像是有东西在爬似的,虽然没看见那些绿色不明物体,但是我还是担心被村长传染上了,下场会跟他一样。

“那是诅咒,再不采取措施,一旦那些东西进入到他的脑子里,想救,也救不回来了。”

李神仙的话刚说完,我‘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我朝着李神仙磕头,他连忙将我拽了起来,激动的都要哭了似的:“好好,咱师徒之间用不着那么多繁文缛节,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清虚派第三十二代大弟子了,以后我驾鹤西去,清虚派就是你的。”

清虚派,好老土的名字,这老家伙,编也不会编个高大上的门面。

“大弟子?你都六十多了才收了我这么一个弟子,清虚派快倒闭了吧?”我忍不住揶揄道。

“谁说只有……”李神仙话说一半,戛然而止,眼睛里面闪过一丝落寞,继而冲着我指挥道,“废话少说,救人要紧,去端碗水来。”

我不敢耽搁,立刻去厨房端了一碗清水过来,李神仙接过去,放在桌上,从怀里面拿出一张黄符,拉着我的手,将我已经凝固的伤口再次挤压出血,滴在黄符上,两指夹着黄符,嘴里面叽里咕噜的念着什么咒语,手一抖,黄符无火自燃,李神仙将燃烧的黄符扔进碗里面,掰开村长的嘴便倒了进去。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可是我却根本没有心思欣赏,因为这一招我也会。

从小这李神仙便看重我,虽然我爷爷老是防着他,可是一逮到机会,他就教我这个那个的。

之前我一直认为他这些动作只是迷惑人的花架子,黄符上面也定然是沾着什么容易自燃的物质,才会无火自己烧起来。

可是,今天我的想法完全改变了,那碗黄符水下去,村长的身上忽然冒起了黑气,之前一直在乱窜的绿色触角,迅速的往回缩,最后消失不见。

村长再次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不住的呕吐,这一次吐出来的不再是绿色的东西,而是黑色的。

等到村长吐完了,意识也清明了起来,李神仙已经将张婶叫了进来,让她连续七天泡糯米水给村长喝,早中晚一天三顿,一顿不能少,张婶连连点头。

村长脸色惨白,还是很虚弱,李神仙交代完,拉着我便要走,村长想说什么,李神仙只丢下一句话:张国富,好自为之。

这一折腾,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李神仙拉着我一路往前走,我满肚子的疑问想问他。

“师父,村长心口那绿色印记是什么?村里的诅咒又是什么?你为什么要警告村长?”

“别问那么多,那东西是冲着你来的,小沧,你既然拜我为师,那有些事情,就必须听为师的,懂吗?”李神仙郑重道。

我有些不情愿,虽然拜了师,也见识了他的真本事,可是心里面对于做个道士还是有些排斥。

“嗯,合理的听,不合理的,我保留自己的意见。”我犟嘴道。

李神仙瞪了我一眼:“我难道还能害你不成,你这孩子,跟那老倔头一样,脾气死硬。”

老倔头,是我爷爷的绰号!

我刚想理论两句,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了尖叫声,紧接着,就看到不少村民朝着刘先生家跑去。

我的脑子里面忽然闪现出村长心口那绿色印记,又想起了堂嫂给刘先生泡的云雾茶,大叫不好,赶紧跟过去。

李神仙一把抓住我,摇头:“村里的事情你别管了,自己保命要紧,跟我回去收拾一下,我们今天就走。”

“师父,我就过去看一眼。”

“你保证看一眼就走,别管闲事。”

我点头保证。

刘先生家的院门口已经站了好多村民了,太阳刚露头,光线有点暗,我踮起脚穿过大家的肩膀往里看,却看到刘先生家的儿子抱着自家媳妇的身子在哭,哭声凄厉。

他媳妇整个人陷在他的怀里面,头耷拉着,毫无生气,身上穿着睡裙,屁股那一块,血红一片。

屋里面也是哭声,夹杂着怒斥声,是刘先生老婆的。

“作孽啊,老没老样,小没小样,一个家就这么毁了!”

“是啊,刘先生书生气那么重,没想到龌蹉起来,还真没有底线。”

“自家怀孕的儿媳妇都爬,真是不要脸!”

“一尸两命,我要是他儿子,恨不得拿刀剁了那狗玩意!”

……

听来听去,我理出了头绪,事情大概就是,刘先生色胆包天,大半夜趁着儿子上厕所,摸上了儿媳妇的床,儿媳妇刚怀孕没多久,挣扎之间动了胎气,大出血,一命呜呼。

我有点不敢相信,爬灰这种事,别人或许会做,但是受过正规教育的刘先生,知书达理,绝不会想不开,做出这种晚节不保的事情来。

我拨开人群就往刘先生家冲,李神仙跟我后面喊,我跑得比兔子快,冲进刘先生的卧房,就看见刘先生背对着他老婆坐在床上,脸对着墙,他老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骂的很难听。

我上前拍了一下刘先生的肩膀,他的身子晃了晃,一下子倒在了床上,脸色蜡黄,嘴唇青紫,牙关紧咬,那状态跟之前的村长一模一样。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