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阴阳走镖人

正文   第2章 昼伏夜出的村长

书名:阴阳走镖人   作者:仲夏  本章字数:2525  更新时间:2018年03月14日 16:54

村长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夜之间被狐狸精吸干了似的。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狐狸精,我的脑子里面立刻出现了堂嫂那魅惑的身姿。

堂嫂的确很漂亮,二十五岁,瓜子脸,芙蓉眉,丹凤眼,那一点樱唇更是将整张脸点缀的恰到好处,身材纤细,但是该有的却都有,在我们村,绝对是村花级别的。

而且,她跟我堂哥感情一向都很好,我从来没想过她会背着堂哥偷人。

村长变成了这样,我来兴师问罪的气势一下子就消了,宽慰了村长夫人几句,正想走,却被她拽住了。

“陈沧,你看你张叔这样子,像不像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她这么一说,吓了我一跳,眼神复杂的看过去,不置可否。

说真的,其实我并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什么牛鬼蛇神,但是那天早上接到我死去的堂哥电话,让我至今一想起来心里就发毛。

“张婶,你要是心里不踏实,去找李神仙来看看,说不定能管用。”这个时候,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最起码张婶心里舒服一点。

张婶点头答应了。

从村长家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村长变成了这样,大抵也不会再跟我堂嫂来往了,我的心放了下去。

回到家收拾了一下行囊,准备第二天一早离开。

早上五点多我就出门了,想着跟我堂嫂打声招呼,可是,还没到她家,就看到一个人从堂嫂家缩头缩脑的出来,裹了裹外套,一路大踏步的朝着村东头走去。

那背影,赫然是村长的!

当时我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简直不敢相信,昨天傍晚还病入膏肓的村长,夜里竟然又来我堂嫂家,精气神竟然还这么好!

我的怒气顿时涌上心头,追着村长就去了他家,我一脚踹开院门,冲进去的时候,张婶正拿着尿壶出来,一脸惊愕的看着我:“陈沧,你这是干什么?”

“张国富你个老匹夫,给我出来,白天装病,晚上鸡鸣狗盗,你他妈的是人吗?”我张口便骂,推开张婶就要往里冲。

张婶急了,拉着我也怒了:“陈沧你一大早撒什么泼,你张叔都那样了,这些恶毒的话你怎么说得出口,不怕遭报应啊!”

“他自己做了什么,心里不清楚吗?张婶你也是,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胡来,还要不要脸了?”我也是气急了,说话的语气很不好。

张婶手里的尿壶顿时朝着我砸来:“陈沧,我真是看错你小子了,平时我们家老张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没数吗?他躺在床上,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了,我守了一夜,鸡鸣狗盗从何说起?”

我一时语塞,但是我刚才亲眼看着村长从我堂嫂家出来,一路跟来了家里,不可能错的。

我不管张婶阻拦,冲进了他家卧室,上去便拉了一把躺在床上装死的村长。

可是,我这一拉,村长的身体直接从床上面掉到了地上,噗通一声,听着都疼。

可是,村长却毫无反应,掉下来之后,仰脸朝上,那张蜡黄的脸,一丁点血色都没有,眼窝深陷,嘴唇青紫,紧紧的咬在一起,那样子,怎么可能还有力气喂饱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怕是我堂嫂也下不去嘴吧?

那我之前看到的那个人是谁?

我抬脚在村长家里里外外找了起来,连红薯窖都被我翻过了,什么人都没有。

等我折腾够了,张婶冷着脸看着我:“陈沧,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张嘴就想跟张婶说村长和我嫂子的事情,但是话到嘴边却被我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村长的样子,已经让张婶烦透心,现在要再将村长出轨的事情告诉她,她说不定受不了刺激会崩溃。

我不能说。

咽了咽口水,我将村长抱上床,那轻飘飘的重量让我心惊,盖好被子,平复了一下心情,转头问张婶:“张婶,昨天你说去找李神仙,去了吗?”

张婶叹了口气:“去了,可是李神仙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脾气怪得很,没请动。”

“为什么?是钱没出到位?”

一想起李神仙那人,我不自觉的撇撇嘴,这人的确很有些道行,但是也极度爱财,至少在我眼里,人品不咋地。

张婶看了一眼村长,眼圈立刻就红了,摇头:“李神仙啥都没说,也没要钱,就是说这事他管不了。”

“管不了?”

这三个字可耐人寻味,不是不想来,也不是不用来,话语间竟然透着一股无可奈何的味道。

张婶抽咽了两下,忽然抓住了我的手,乞求道:“陈沧,你帮我再去求求李神仙,从小他对你就另眼相看,说不定他能卖你的面子。”

我被张婶磨得没办法,只能点头答应,暂时也将出村的念头放下了。

当天早饭过后,我就直接去找李神仙去了。

李神仙是个瘸子,据说是个云游的道士,走到我们村停下了脚步,在后山搭了个石头屋,一住便是几十年。

他能掐会算,会招魂会驱鬼,谁家有老人过世,准请他看坟地,谁家小孩受了惊,请他招魂一招一个准。

甚至,听说有一年我们村有个小孩丢失了,村里人找了一夜没找到,请李神仙算了一卦,他说往东南角去了,最后,大家真的在东南角的石头窝里找到了小孩,只是已经断了气了。

可是,纵使他有万般能力,我也不喜欢他,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告诫我,不要去李神仙那里玩,说李神仙家里面藏着小鬼,会吃人,要喝血。

李神仙对我却很好,每次看到我,都会给我点吃的,哄我去他那里玩,还说要将他一身的本事交给我,让我承接他的衣钵。

小时候倒是觉得他那舞桃木剑凭空烧黄符的把戏很有趣,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知道了江湖术士骗人的把戏,对他也就越来越疏远了。

特别是三年前,我爷爷下葬后的当天晚上,他主持完我爷爷的丧礼,拉着我的手对我说的话,让我至今心里不舒服。

他说,陈沧,别出去打工了,拜我为师,我保你这辈子吃香的喝辣的。

被我言辞拒绝了之后,他邪笑着看着我,冷森森的说了一句让我后脊梁骨发寒的话,他说,陈沧,你逃不掉的,终有一天你会来求我的。

而今天,我真的要去求他了。

站在石头屋的门口,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叫了一声:“李爷爷!”

“是小沧吗?进来。”李神仙的声音从卧室里面传来,很高兴的样子。

我走了进去,就看到李神仙在摆弄着一个黑色的小坛子,那小坛子不大,口上盖着一块红布,上面用黄泥塑封着,我进去的时候,他将那黑坛放在了书架上。

“李爷爷,我来是请你去看看村长的,他好像中邪了。”我开门见山道,房间里面一股霉味,很难闻。

李神仙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笑着摇头:“那事你不用管,小沧,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拜我为师的事情,可以考虑一下了。”

“我早就说过,我对你这门手艺不感兴趣。”一提这事我就恼火。

李神仙仍旧笑呵呵的:“那我们做个交易,你拜我为师,我帮你救村长,行吗?”

“为什么?都是一个村子的人,村长平时也没少照顾你,你怎么能见死不救?”

这李神仙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

“那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李神仙眼神阴冷了下来,看向我,忽然问了一句,“小沧,在外面没谈女朋友吧?”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