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守墓人

正文   第1章 上吊的女人

书名:守墓人   作者:奕妖  本章字数:2285  更新时间:2017年03月28日 22:26

我焦急的奔跑在崎岖的山路之上,想要尽可能快的远离,但却总因为山路泥泞而多次摔倒,可我的目光却从未放在自己的脚下,而是时不时的转头回望身后的墓地。

我,杨焱今年不过十七岁,但却守护身后的墓地已经足足有五个年头了,正是年少的我自然不甘一辈子都与黄沙白骨为伴,所以曾不止一次的想要离开这里。

但每一次只要我想要离开,就总会有各种倒霉事降临到我的身上,特别是上一次,我前脚刚下了山,马上就病倒了,足足烧了三天,差点小命就没了。

自那次之后,虽然心中依旧很是不甘,但我还是不敢再离开这墓地半步,老老实实地继续守了半年的墓。

原本我以为自己会一直守下去的,但是直到昨天一网聊许久的妹子约我出去,我的心里就好像长了草一样,离开这鬼地方的念头开始不断的疯长。

终于,我下定决心准备再次离开这里,我下这个决心倒不是对那妹子有什么奢望,而是就算去工地搬砖也好过在这里守墓守一辈子强吧?

耳边不断响起阵阵雷霆之声,声势很是吓人,但却一直干打雷不下雨,倒是风却越来越大了,吹的我浑身上下都一片冰冷。

但这对我来说,却是一件好事,因为上次我就是冒着雨跑下山的,结果就被大雨给淋病了,希望这一次不会像上一次那样倒霉。

心中刚升起这个念头,我就连忙用力朝着地上吐了几口吐沫,想要把晦气都给吐掉,但就在此时,我的耳边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道树枝碎裂的声音。

虽然那声音很不起眼,但却把已经是惊弓之鸟的我给吓了个够呛,在经历过之前的那几件事之后,我便愈发的胆小了起来。

下意识地,我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棍子以作防身之用,虽然这里并不会有什么大型的野兽,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十三岁那年第一次想要逃离这里而被野狗给咬的半死那件事。

有了防身的家伙儿,这无疑让我的胆子大了许多,所以下意识地我便再次回头扫视一周,在确定自己还没有离开帽子山的范围之后,我这才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

按照我以往的经验,只要我人不离开帽子山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有事,一旦下山超过两个小时就一定会出事。

因为风声很大的缘故,当我驻足仔细聆听的时候,便再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因为着急要赶紧离开这里,所以我也没有多想就准备继续自己的逃跑大计。

可就在我刚将脚迈起来的刹那,耳边却是再次传了树枝摇晃折断的声音,与之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类似于女性痛苦的呻吟声。

因为疑似听到了女性的呻吟声,我不由再次停下脚步来,俗话说光棍打三年,母猪赛貂蝉,对于正是青春期又很少见到活人的我来说,女性是一种我特别好奇特别想要亲近的存在。

不知哪来的一股勇气,我状着胆子循着声音的来源处缓缓走了过去,心里既激动又紧张,连手心都在冒汗。

为了防止被当做是坏人,所以下意识地我便张口轻声开口喊道。

“喂,有人么?需不需要帮忙?”

一连呼喊了好几声,除了耳边呜呜的风声之外,便再也没有任何别的声音,这不禁让我怀疑是不是听错了。

就在我正自我怀疑的时候,却是无意中瞥到了一抹显眼的白色,下意识地向前走了几步,我终于确认眼前这是一个女人,一个起码从背影来看很是不错的女人。

对方似乎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依旧背对着我,一袭雪白的衣裙随着呼啸的狂风不停的摆动,整个人也连摇带晃的,让人很是担心她会被风给吹走。

壮着胆子,我轻声开口喊道。

“姐姐,马上就要下雨了,赶紧下山吧,要不然被雨淋了会得病的。”

我好心提醒她,怕对方重蹈我的覆辙,但对方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就那样面对大树站在原地,高挑的身躯被狂风吹的是左摇右晃。

虽然对方并没有搭理我,但我却并没有感到生气,因为我已经好久没有跟人,特别是女人说过话了。

我下意识地走了过去,想要让对方赶紧离开这里,因为我知道,她如果继续待在这里的话一定会遇到危险。

为了不吓到对方,我走路的时候特意发出了一些动静,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当我走到她的背后,距离她只有咫尺之遥,对方已经没有任何想要回过头来看我一眼的意思。

我壮着胆子,强忍着心中的激动,一边伸手去拉对方的胳膊,一边轻声开口喊道。

“姐姐,赶紧回家吧,要不然。。。”

话还没有说完,我就住了口,因为当我拉住对方的胳膊之上,我看到的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如花似玉的容颜。

恰恰相反,这是一张因过度发紫而导致有些变黑的脸,她眼睛瞪得圆圆的,看上去很像是人们所说的死不瞑目,但她的嘴角却微微上挑,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一丝显得有些诡异的笑意。

看着那正在不断晃动的紫黑面孔,上一刻还有些激动的我此时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虽然我守墓五年,常年与死人为伴,但眼前的这具女尸还是把我吓得够呛。

此时此刻,我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有多远跑多远!

我就好像受惊的啮齿动物一般,撒腿就跑,但没跑几步,我就停了下来,因为当理智战胜恐慌之后,我发现那具女尸的肚子很大,像是怀了孕,而且起码有八九个月。

如果我跑了的话,就这荒郊野外估计十天半个月都不会有人来,那女尸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早就成为蝇虫的美味佳肴了。

虽然我并没有上过学,但我知道,这女人如果是刚断气的话,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有很大的机会能活下来。

如果我转身就跑的话,那么就是一尸两命,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我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倒不是我的道德水平有多高,而是我知道,一尸两命有多么的恐怖,特别是她死在哪里不好,偏偏死在帽子山这个鬼地方。

虽然心中仍有些恐惧,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向着那具女尸再次缓缓走了过去,我想帮助对方,不为别的,只为那孩子和我自己的命。

我伸出手来,想要去解那女尸脖颈之上的脖子,可就在我的手刚接触到那条麻绳的时候,却是忽然觉得脑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上面。

下意识地,我抬起头来,一滴红色的液体正好滴落在我的眼珠之上,我只感觉一道阴冷的凉意瞬间袭来,眼前便只剩下鲜红一片。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返回顶部